• <section id="mbPTy"><p id="mbPTy"></p><label id="mbPTy"><optgroup id="mbPTy"></optgroup></label></section>
    1. <output id="mbPTy"></output><noscript id="mbPTy"><ins id="mbPTy"><small id="mbPTy"></small></ins></noscript>

      <kbd id="mbPTy"><object id="mbPTy"></object></kbd>

      <sup id="mbPTy"><figcaption id="mbPTy"><colgroup id="mbPTy"><tfoot id="mbPTy"><colgroup id="mbPTy"></colgroup></tfoot></colgroup></figcaption></sup>

         首页 股票学校 股票入门 选股 买入 看盘 跟庄 短线 炒股技巧 技术指标 k线图 MACD 均线 成交量 股票书籍 股票视频 网站导航

        股票在线 > 股票学校 > 炒股指导 > 正文

        为什么你总是高吸低抛?

            

        为什么你总是高吸低抛?      多亏了神经系统科学家,最近公布的一系列新发现显示,这是大脑作怪,我们对此无能为力。

        这个坏消息的根源在于,人作为一个物种,几乎整个进化过程都以打猎和采集为生,小群聚居,追逐野兽,种植作物,寻找配偶,躲避猛兽,未雨绸缪,寻找庇护之所。相应地,人脑的进化也围绕这些任务展开,最终它变成一台超级机器,能以闪电般的速度应付诸如辨别短期趋势或激发感情反应这样的事情;同时却对辨别长期趋势或同时关注多个方面问题力不从心。而后者,恰是我们的祖先做梦也没想到,而当代投资者却又不得不天天面对的问题。

        扁桃体区:无论如何跑了再说
        大脑下半部分左右各有一个扁桃体区,这个扁桃形状的结构负责激发肾上腺素释放,传送恐惧和愤怒等快速而激烈的感觉,相当于一个早期预警系统。打个比方:假如有人朝你扔去一只老鼠,你的第一反应一定不是琢磨这究竟是真家伙还是塑料玩具,而是整个跳起落荒而逃。这就是扁桃体区受到刺激而发挥作用的结果,跟老鼠的真假毫无关系。 影像和声音都能刺激扁桃体区,结果是,你还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已经汗流浃背,呼吸急促,心跳加剧。科学家发现,不仅有形危险可以刺激扁桃体区,投资结果对其也有很强的影响,亏钱的时候就更甚。美国国家健康学会(NIH)的一项研究发现,别人越说你要亏钱,你的扁桃体区就越活跃。

        作为早期预警系统,扁桃体区的反应是够快的了,问题是它不能分辨危险的真假。科学家认为这是物竞天择的结果:我们祖先的首要需求是快速反应,然后才是分辨危险的真假。打个比方:扁桃体区只要能足够快地使他们爬上大树躲避一头狮子就好了,至于上树后他们发现所谓“狮子”不过是一团杂草卷过,上树的反应也并不对其造成伤害。

        然而对于投资者,这个“无论如何跑了再说”的机制,却很可能因为错误警告而激发错误对策,为重大损失埋下了伏笔,结果就跟忽视危险一样糟糕……股票交易所里经纪人焦躁叫嚷的画面,某只股票可能出问题的道听途说,这些都足以令人在惶恐不安中匆忙改变长期投资策略,以后又追悔莫及。最可怕的例子莫过于股市雪崩,可能毫无理由,只是一有风吹草动,谁都想逃,最后却变成谁都逃不掉。

        前额叶皮质:大脑的CEO

        把前额叶皮质比喻为大脑的CEO,是因为它负责完成高层决策。

        同样是NIH的研究表明,前额叶皮质作为大脑的CEO,其作用在于使我们能以记忆方式储存各种事件,并从中归纳具有普遍意义的结论,用于预测我们的行动后果以及对比今昔经验,以此作出更加合理的判断;痪浠八,假如没有这个CEO的强大的克制作用,扁桃体区的“无论如何跑了再说”的机制就会让我们陷入惶惶不可终日的境地。

        这个研究是以一组越战老兵为对象,他们的前额叶皮质已经受损,结果是投资目标越长远,病人越不愿意投身其中。他们宁可花时间钻研短期目标,例如未来两年如何稳定收入或购置房子,却很可能没有考虑为日后退休生活做准备。科学家警告说,前额叶皮质的轻微损伤都有可能使病人陷入短视之灾。

        事实上,年龄老化而导致的大脑敏锐程度下降,许多时候就是从大脑的CEO(前额叶皮质)退化开始。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上了年纪的人更容易成为投资陷阱的受害者。随着长远规划能力日益退化,人们不能理解投资决策将在日后造成什么结果,凡事只看眼前。而投资陷阱们几乎都宣称可以马上带来收益,这就恰好击中了人们的软肋。要想抵御投资圈套的诱惑,惟一的办法在于牢记长期结果的重要性。

        与生俱来的“预测瘾”

        摆出一组事物,无论是数字、颜色、形状、字母或面孔,即使被告知这是随机排列的,人们多半不会相信,他们坚持认为自己可以预测这个系列的下一个会是什么。这样的例子随手拈来:我们“知道”一个球员马上就要进球了,我们“知道”下一次掷骰子就要掷出一个“6”,我们“知道”我们的“幸运数字”就要成为本周的中奖号码,等等。

        华尔街的技术分析员也一样,认定从过去的价格变化图可以推算未来的回报,而投资策略家则相信自己可以预测市场走势。然而,说实话,哪怕是华尔街的老手,心里也和我们一样,非常清楚这些未来回报或市场走势,根本不可预计。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还要竭力预测呢?

        这是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我们的大脑生来就要预测,确切地说是它迫使我们进行预测,就像一种生理需求,这里不妨称为“预测瘾”。

        大脑另外两个区域,分别叫做伏隔核和前色带。只要遇到重复或交替出现的刺激物,比如一再获得“某种植物可食用”的经验,以及“白天过后是黑夜”的交替过程,就会被激发,试图辨认变化的趋势,而这两种模式也是我们的祖先不得不首先确认的基本须知。

        研究表明,只要连续出现两次同样刺激,伏隔核就开始相信还会出现第三次,这从神经系统科学的角度解释了“三人成虎”的俗话。放在投资领域,只要一只股票连续两次未能达到预期赢利,或者一只基金连续两年超过市场预期,我们就会产生“我知道了!”的感觉,自以为看穿个中端倪,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糟糕的是,假如重复的模式意外中断,大脑的岛叶、尾状核、壳核的神经细胞就会受到刺激,而这些区域和扁桃体区一样,可以激发恐惧和焦虑情绪。而且,一个模式持续时间越长,其一旦中断时的大脑反应就越激烈。研究表明,如果一家公司超过华尔街预期的次数越多,那么,当它终于有一次未能达到投资者期望时,激起的反应也会越激烈,结果就导致争先恐后的抛售和股价大跌,瞬间造成亿万损失。

        然而我们无法停止这一切,就像心脏要跳动而肺部要张合一样,只要我们活着,它就并不取决于我们,这就是“预测瘾”。

        多巴胺:快乐之源多巴胺是大脑分泌的一种化合物,负责激发愉悦之感。只要你买的股票升了,多巴胺神经细胞就会分泌这种化合物,传到大脑许多部位,包括伏隔核,使你感到非常高兴。

        大脑什么时候会分泌多巴胺?研究发现:一、大脑偏爱希望小而风险大的赌注。

        你所选股票的回报越难预测越难实现,多巴胺神经细胞就越活跃,分泌越持久。相应地,一旦出现意料之外的回报,多巴胺就会大量分泌,使人欣喜异常,而下一次也会更乐意接受风险。科学家说,假如没有这一机制,我们的祖先大约会龟缩在山洞里饿死,而我们也会把钱收在床垫下面,不敢拿来投资。

        负面结果在于,我们的一些不合理性的做法,比如买彩票,买IPO,违反分散风险的原则而将钱投在少数几个股票上,愿意把钱交给大胆的投资经理而不肯根据股市指数进行调整。

        二、多巴胺分泌类似条件反射。巴甫洛夫的著名实验表明,只要喂狗的时候响铃,时间长了狗就会形成条件反射———听见铃声就分泌口水。最新研究表明,多巴胺分泌也有类似情况,只要收益跟某种暗示挂上钩,只要出现这种暗示时(不用等到收益真正实现),大脑就会分泌多巴胺:帽1999年的牛市,只要上一个交易赚了钱,坐在电脑前的投资者就能得到一种快感,很可能使下一个交易变得更大胆;同样,随着思科连续25季超出华尔街盈利预期,投资者只要知道它快要发布下一个赢利报告就能兴高采烈了。(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思科股价到2000年初已经疯涨196倍。)

        三、只要你确定什么暗示表明收益即将出现,神经细胞就会在你接到暗示的时候分泌。然而,一旦收益未能如期出现,多巴胺就会迅速枯竭。这一急剧逆转不消两秒就能使人从欣喜跌入郁闷,这也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市场会对任何短期失望产生极大的反应。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股票在线 | 手机版 | 微信 | 微博 | 联系站长